北京广场舞暗潮涌动 臭得学生捂鼻上课

  10月17日电 寒露已过,霜降将至。渐入深秋的北京已悄悄的放慢了脚步,万物好似秋日的落叶一样,逐渐归于平静。天气一凉,大爷不晨练遛鸟了,玩滑板的年轻人不见了,逛公园饭后遛弯的也少了,但是广场上跳舞的阿姨却一反常态并没有出现萧条迹象,热情依旧。

  北京广场舞反季节火热

 

  自从半月前上海阿姨随爱屋吉屋包机北上踢馆以来,北京的广场舞江湖就注定了不会平静。近日北京气温有所下降,即便年轻人走在路上都经常瑟瑟发抖,朋友圈里也是一片穿起秋裤的讨论声。谁能想象,在北京方庄、天通苑的广场上,阿姨们练舞的热情却异常的高涨。低温和大风丝毫不能阻止阿姨们练舞的节奏,不论白天还是傍晚,广场上随处可见一支支整齐的广场舞团队。

  最让人惊讶的是,阿姨们不再是以前混搭风的业余“杂牌军”,而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正规部队”——服装设备统一规范,动作起落舒展专业,不明就里的群众还以为上海的阿姨又来了,细打听才知道,原来这是北京第一批被爱屋吉屋舞装起来的阿姨。

  很明显的,阿姨们跳舞的精气神上来了,眼睛里也散发着年轻、活力的光芒。然而,越是平静的笑容,越是从容的舞步,越是隐隐蕴藏着一种神秘的力量,像是暗潮涌动,随时准备着爆发。

  爱屋吉屋被疑又有新动作

  虽然爱屋吉屋在二手房中介行业高歌猛进,频频引发行业地震已经见怪不怪,到义无反顾的投身入广场舞升级的大业之中,还是被指责不务正业。

  数据显示,今年6月以来,爱屋吉屋在上海的广场舞升级活动中,参与人数达到上海跳广场舞总人数的近九成,总人数突破7万人,掀起了一场名副其实的爱屋吉屋风暴。

  垃圾堆背后就是学校。

  戴林志是上游小学学生。在他的印象里,所就读的小南校区,经常笼罩着一股臭气。

  “你不晓得,那简直是太香了。”小戴反讽说道,围墙外的垃圾堆,是臭气的源头之一。焚烧垃圾时,即使关上门上课,也得捂着鼻子。

  前几天,又有人焚烧垃圾,如柱的黑烟袅袅腾起,随风飘到学校里,让学生们相当难受。无奈之下,有人上网发帖,呼吁相关部门重视。

  然而,这里本是一片良田,并不是垃圾填埋场。在这里倒垃圾,也被村民称作倒野垃圾。垃圾为什么倒在这里?又是谁在偷倒垃圾?垃圾又从哪里来?

  戴林志就读的学校,在南大街小南村。据他和同学说,学校周边有两个点,不时有人焚烧垃圾,冒起的黑烟很浓。致命的是,黑烟带着臭气蔓延,即使躲在教室里,也能闻到这股臭气。

  前天下午,记者走近发现,垃圾已将良田的一大半,填成约403〉钠降亍4罅拷ㄖ校煊猩倭可罾腥锥喔摺4酉峦峡淳拖窭哑鸬谋た病?/p>

  在垃圾堆面上,还有一堆未燃尽的竹叶。在场的村民推测,竹叶是焚烧垃圾时引火的,因塑料袋等混杂在建筑垃圾中,不容易燃烧成势。

  可这堆垃圾是什么时候有的?

  曾维刚是上游小学副校长,分管小南校区已1年多。在他的印象里,他来这里上班时,就时常闻到垃圾焚烧的气味,很多时候比较浓,一燃就是好几天。

  村里通向垃圾堆的公路只有一条,公路围了学校半圈。可是,曾维刚说,学校没人见过倾倒垃圾的垃圾车开进。

  前不久开家长会时,碰巧有人烧垃圾。家长们闻到臭气,纷纷要求必须解决。

  肇事者赶到现场道歉

  正当记者寻找肇事者时,一50岁左右的男子来到现场。他叫梁道华,是小南村的村民。

  “垃圾是我倒的,今后我不倒了。”梁道华说,听说记者前来采访后,有村民让他别站出来,可他不认这个理。“做了事就得负责。躲也躲不脱。”

  按梁道华的说法,村里一老农已上年纪,几年前就将田地撂下成荒地了。梁在城里接活,帮人拉垃圾,一车垃圾六、七十元。

  倒垃圾要占地,因此每隔一段时间,他会分给老农一点钱,“表达点意思,毕竟要占他的田。”不过多数时候,梁道华是夜间把垃圾拉来倾倒,所以少有人看到。

  但是梁道华否认说,垃圾并不是他焚烧的,而是承包这块田的另一村民烧的。该村民想在田里种藕,他烧掉白色垃圾,以免其垮落进田里。

  梁倒的多是工地或装修的建筑垃圾。按他的说法,这些垃圾很实在,可将田填成干地用。垃圾堆的右边,是简陋的养猪场,也臭气熏天;左边是个工地,塔吊正在工作。

  乱倒垃圾按法规重处

  曾维刚说,之前他出面协调过,希望村里能监督阻止,但收效并不明显。不过现在,事情正在进一步好转。

  前几天,有市民上网发帖后,南大街街道市容环卫所派人来现场查看。该所所长王泽超说,当天会同村干部弄清情况后,当即让肇事者停止倾倒,并着手掩埋白色垃圾。

  事实上,梁道华也从前天开始,运土进场将以前的垃圾掩埋,不再让人焚烧垃圾。按环卫所的要求,梁必须在7天内将垃圾处理好,并保证不再偷倒垃圾。

  另外,王泽超说,他们已着手宣传,引导市民将垃圾倒入指定的垃圾池。同时,他还安排设立监督岗,坚决制止其他村民来此倒垃圾。

  要是有人顶风倒垃圾怎么办?

  王泽超说,村民可相互监督,一旦查到有人偷倒垃圾行为,将按照《重庆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中规定的上限处理。

  “收取的罚款中将拿出一半来奖励提供准确线索的村民。”王泽超说。

  如今在北京,爱屋吉屋同样动作连连。从北京舞装升级到助舞金活动,爱屋吉屋一直在有条不紊的推动北京广场舞的裂变。有消息称,截止到目前,从9月29日到10月12日,短短十余天的时间,已经有超过20000名北京阿姨报名参与活动,完成舞装升级阿姨也突破了10000名。北京活动的火爆及覆盖面大有赶超上海之势。

  但以“独狼”爱屋吉屋的性格来看,应该不会满足于照搬上海的活动形式。做事从来都是“事”不惊人死不休的爱屋吉屋,结合着最近北京阿姨们反常的举动来看,在平稳、常规的表象下,一定酝酿着惊人的大动作。(生活频道)

  重庆晨报永川读本记者 郭发祥 报道

新濠娱乐城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