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醉酒大闹酒店被免职 “洗肠”成了“洗钱”

李德全的名字已被遮挡

  “洗肠”、“灌肠”、“大肠水疗”……放在10年前,肯定没有人会想到有一个叫做“洗肠”的行当会在中国高烧不退。然而,8月3日晚央视CCTV2《是真的吗》栏目组专题调查再次告诫国人:这个高消费行当既无必要也无意义,只不过是商家精心杜撰包装出来的商业噱头。

  到互联网上搜一下就会发现,早在七八年前就不断有媒体和专家对这一现象进行揭批。然而,媒体的揭批和专家们的告诫指责都没有阻止这朵“奇葩”的盛开。

被信封遮挡的局长室指示牌

  在外地培训期间,自贡市富顺县环保局局长李德全酒后大闹宾馆,致他人投诉。6月30日至7月10日,富顺纪委监察局调查组对李德全违纪的问题进行了调查。7月31日,李德全被免去环保局局长职务。昨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得到一封7月6日李德全所写的检讨书,对于为何会在酒后“大闹”宾馆,李德全称“因喝的酒可能是假酒,导致病态反应,神智不清,出现失忆现象。”

  A

  夜宵回酒店

  李德全发飙引人投诉

  2015年4月19日至22日,富顺县委在四川大学全国干部教育培训基地举办富顺县党建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第一期),富顺县级单位党委(党组)书记、副书记、组织干事共80余人参训,时任富顺县环保局局长的李德全是该班学员。开班仪式上,富顺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余斌强调了培训纪律,要求学员培训学习期间每晚10点前必须回酒店休息。

  “那晚8点过,一个成都的朋友请我吃饭,因为李德全是我的老领导,所以我把他和另一个学员一起叫上了。”李德全原下属张小绒(化名)说,当晚9时许,4人开车到川大附近吃夜宵,期间,4人喝了约一瓶半泸州老窖特曲,李德全喝了约8两白酒。21日零时左右,4人一起坐出租车回酒店,将李德全送进其所住的722房间。凌晨2时许,李德全背着挎包走出722房间,反复乘坐电梯在3楼、5楼上下走动并高声喧哗,引发其他客人投诉。

  凌晨3时,酒店保安上楼了解情况,由于李德全当时处于醉酒状态,无法说清入住房间,便在走廊不断大声喊叫。后经吵醒的其他学员帮忙,凌晨4时45分,保安将李德全送回房间休息。

  闹事被免职

  李德全自己“抹”名字

  昨日,记者从富顺县纪委了解到,李德全因在培训期间违反培训纪律,外出饮酒直到凌晨才回到房间,醉酒后言行失当影响他人休息,严重妨碍酒店秩序,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富顺县纪委立即对李德全违纪的问题展开了调查,通过向有关人员调查取证和调取现场视频影像资料等,查明李德全酒后闹事事实,富顺县纪委常委会对李德全党纪立案审查。富顺县委组织部根据富顺县纪委建议,按照相关规定程序提交富顺县委常委会研究同意免去李德全县环保局局长职务。7月31日,李德全已按相关法定程序予以免职。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富顺县环保局,门口一张工作人员去向牌上,李德全的名字已被一张白纸遮挡,李德全办公室的“局长室”指示牌,也被一个信封遮挡。“这是在7月31日他被宣布免职前,自己用白纸糊上和用信封套上的。”富顺县环保局一工作人员说。在不远处的富顺县环保局领导干部信访接待值日牌上的星期一一栏中,李德全的名字已被取下。

  C

  李德全检讨:可能喝的是假酒导致病态反应

  随后,记者得到一封日期为7月6日的李德全所写的检讨书。在检讨书中,李德全承认自己在参加党建能力提升班培训期间,于2015年4月20日晚上受邀请外出吃饭,饮酒后违反了10点前必须回宾馆的培训纪律。

  但对于自己为何酒后“大闹”宾馆,李德全称“因喝的酒可能是假酒,导致病态反应,神智不清,出现失忆现象。据视频显示才知,深夜从酒店722房间出来后,找不到回自己的房间了,于是和酒店保安发生了口角纠纷,造成了不良影响。”

  看看网上网下的各种推广宣传就知道,不仅各美容院争相推出“洗肠”排毒养颜服务,一些明星在综艺节目中也大谈灌肠的好处,再加上网站团购,多种居家洗肠机开始走俏,市场上甚至还出现了低至一元以下的洗肠用具。“洗肠”正成为一种包治百病的时尚保健行为,并大有发展成一种“新兴健康产业”的高烧态势。

  毋庸置疑,让众多“洗肠”从业者失了商德的是那一张张百元大钞。二三百元一次,的确是个不小的诱惑。

  可以宽容地想,力推“洗肠”的他们,只是想多赚些钞票。然而,当商业操作失了道德禁锢,许多时候,谋财就会与害命联系在一起。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早在2005年9月,在武昌一家美容店,就有一名顾客在接受洗肠服务时意外身亡。

  尽管,到目前在国内因“洗肠”谋财害命的血案不多,但现在不多不代表未来不会增多。尤其当竞争越来越激烈、利润逐步降低,为降低成本增加利润,服务会越来越毛糙,设备会越来越简陋,消毒会越来越走过场,发生几件大肠穿孔、大出血,甚至交叉感染的事都不会是令人意外的结果。

  报道显示,如果消毒不彻底,反复使用的洗肠管子还可在灌肠的人群中传播病原体。美国曾有36人灌肠后因器械污染而患上阿米巴变形虫病,6人死于肠穿孔。

  正因此,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规定,灌肠只能用于有医学指征的情况,除此以外的广告宣传都属违法,包括未批准任何“常规”灌肠来促进患者的健康。

  当明星代言洗肠,当网上洗肠风行,当线下美容店竞相促销,执法监管部门又在哪里?

  在检讨书的最后,李德全称“诚恳接受检查,非常愧疚,对造成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我立即进行自查自纠,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省十项规定和市十一项规定,提高自我约束力,决不再犯。”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梁鹏 摄影报道

  这似乎已不仅仅是商业道德层面的东西。如果说,道德是所有个人和企业行为的底限,那法律则应是所有个人和企业行为的红线。但是,没有执法监督的红线,则等于没有红线。

  道德温度其实也是商业温度的一个镜子。当道德发了高烧,估计商业温度将不代表商业市场的正常温度,只能是钱流的热度。比如,仅就洗肠这个行业来讲,从业者众多、产品和花样翻新并不说明洗肠是个好的产业,只能说明资本逐利的肮脏。如此没有执法机关跟进把控的市场温度,除了跑偏,还是跑偏。本报记者 李岩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