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勾结敲诈外地游客 结婚礼金你包多少?结婚礼金很有讲究

  早报讯 饭后打出租车找KTV消遣,来杭州旅游的阿海等三名游客没想到在滨江一家娱乐会所消费啤酒和简单的水果点心后,对方要价将近1万元!

  昨天,来自杭州滨江区检察院的消息说,该院提前介入引导警方侦查,并对一个敲诈团伙的6名主要嫌犯批准逮捕。团伙中,既有娱乐会所人员,也有出租车司机。

    日前,香港有媒体登出内地结婚礼金“公价”300元。但这是“公价”,也就是所谓的“平均数”。随着婚礼开销的节节高涨,结婚礼金也随之水涨船高。

    礼金送多少,才算合适

  阿海和朋友等三人是来杭州旅游的,今年8月19日吃完晚饭后三人在河坊街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并问出租车司机杭州哪里有消费1000元左右能唱歌的地方。司机二话不说,带着他们就到了滨江的江虹路附近一幢大厦三楼的一家娱乐会所。这里不仅有专门的门童带领,还有陪酒小姐。

  门童当时向阿海等人索取了380元的包厢费和300元的小费。进了包厢后,阿海要了两箱啤酒和一些水果点心。没多久,阿海他们准备买单,一服务员要求支付3300元消费,他们付了钱正准备走人时,服务员又要求付5200元的酒水钱,并表示可以打折付4500元。阿海等人表示价格与实际不符,拒绝付这笔钱时,包厢里进来了叶经理和两个高大壮硕的男子,要求一定要支付这笔钱。阿海准备110报警时,对方一把夺过手机并把他按在了座位上,并表示只要阿海不报警可以归还他的手机。

  双方一直僵持到了第二天凌晨2点多,阿海等人终于得以离开。随后,阿海等人脱身后马上报警。

  警方调查发现,这是一个有出租车和黄鱼车司机参与的敲诈团伙。自2015年7月20日起,犯罪嫌疑人叶某伙同金某在杭州市滨江区这家会所以开设“模子店”的形式对多名被害人进行敲诈勒索,并召集多名同伙参加。

    有人在网上罗列了一个结婚礼金的小清单: 交情很浅标配型:一人/200元,二人/500元,一家/800元;礼尚往来中配型:一人/500元,二人/800元,一家/1000元。

    细分来说,普通同事、朋友,200元-300元比较适中,关系好一点的就再加一些。同事之间也可以一起“凑份子”,凑一个吉利的数字包个“大”红包,如每个人200元,凑四个人就是800元;朋友、死党呢,不少于600元。数字是不是要再往上走,就视交情而定了;亲戚:1000元以上。关系特别近的,家里长辈交情好的甚至上万元,无上限。

    一般来说,礼金送多少,要看和新人之间关系的亲疏程度。在礼节上没有必要充胖子也不能坏了规矩,否则可能导致关系的急转直下甚至破裂。当然,原则上,送礼金还是要量力而行。

    结婚礼金,很有讲究

    结婚礼金现在正从表达情谊的象征,发展到衡量人际关系好坏的标准。换句话说,礼金送多少,直接关系到今后双方感情的维系和发展。

    有调查显示,受访者参加一次婚礼的礼金支出大约占月工资收入的10%-20%,而近两年在价位方面更是有所抬升。30岁以下的受访者中,有60%表示不堪重负,特别是每逢“五一”、“十一”结婚高峰期前后,60%的年轻受访者在所谓的“结婚热门月份”中,80%以上的支出用于送礼。

  由于该案在定性等方面存在一定争议,滨江区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警方侦查,并于近日依法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叶某、金某等6人(4男2女),其中叶某是团伙中的老板,金某是领班,曾某是负责司机队伍和接客人,徐某是服务员,还有两个女的是小姐。拉客到会所消费的司机提成,少的100元一车客人,多的可以拿到客人消费总额的一半。

  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小昭就是其中之一,他曾在去年“十一”小长假一个月送出7份礼金。“其中有两个还是发小儿的,包少了都觉得对不起哥俩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情谊。”

    据了解,现在还有很多年轻人送礼金时用的是“现代化工具”,小李就曾经用微信红包给朋友打过礼金。他说:“用微信给虽然也写着红包俩字儿,但每次只能打二百,我就分了三次打给新郎,他也就只能分次去提,虽然麻烦,但都觉得挺有趣的。”也有人会用转账或是支付宝的方式给红包,“这样给红包方便,而且因为有名字,新人不容易弄混。”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最新地址http://www.toosui.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