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前高管加盟标致雪铁龙 痛定思痛艰难调整发展新路

  据《汽车新闻》欧洲版5月20日报道,标致雪铁龙(PSA)集团新任CEO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日前任命雷诺前市场部负责人Stephen Norman担任集团市场协调高级副总裁,推动迈向复兴(Back in the Race)计划的实现。

  4月份,标致CEO卡洛斯·塔瓦雷斯公开了他的计划,即成为欧洲第二大汽车制造商。为此,他计划停产不具盈利性的车型,将重点放在利润大的车型上。这种策略是他从2011年到去年夏天在雷诺担任首席运营官时采用的,且行之有效。

  比亚迪希望通过与奔驰的合作,弥补其在品牌及造车方面的不足。

  Norman则是汽车行业资深人士,曾在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工作。1976年开始职业生涯,曾在罗孚集团升任营销总监;2000年到2004年之间,在大众汽车集团供职,担任法国分部总经理兼董事长;在菲亚特担任全球品牌营销总监。2007年,他加盟雷诺汽车集团,担任市场营销和公关部负责人,推出了Clio紧凑型车,Captur小型SUV以及Zoe电动掀背车。

  Norman将负责标致汽车、雪铁龙和DS等品牌向“高档车”转型的工作;他还拥有跨职能权力,负责全球标致品牌营销活动。该行业观察者期望Norman能够更有效地分配标致信息资源,以期实现对标致旗下各个品牌进行更清晰、更明确的定位。

  从一帆风顺到负面缠身,走过不平凡发展之路的比亚迪,开始在质疑中转变思路,对待外界也更加开放。在8月15日媒体采访团走进比亚迪参观采访之时,接过夏治冰销售大印的比亚迪销售公司总经理侯雁,与分管质量和公关的负责人一起,与媒体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言谈之中丝毫不避讳曾经犯过的错误,我们也看到了比亚迪在品质、营销、战略等方面都在积极地补课。

  痛定思痛

  “出现危机事件时,媒体和外界几乎一边倒的质疑让我们认识到,我们跟外界交流得太少。”侯雁总结5·26事件时对媒体坦言:“之前我们都是闷头做事,忽略了与外界的沟通,我们今后应该更多地让外界了解我们,在突发事件时也要第一时间给出回应,减少因沉默而产生更多的猜疑。”的确,在汽车企业当中,比亚迪应该是最少与媒体和外界交流的车企。以至于在比亚迪进军汽车业务很长的时间内,几乎没有汽车记者参观过他们的工厂,更别提研发中心。在比亚迪汽车出道的前几年,甚至一些车企同行和媒体都不愿把其看作是汽车企业,认为其根本不懂造车。外界的不了解,让比亚迪在出现危机事件时吃了不少亏。直到最近几年,比亚迪开始意识到这一问题,其工厂、研发中心甚至之前被看作“禁地”的电池工厂逐步向外界开放参观。

  在比亚迪惠州的电池工厂,记者看到了比亚迪拥有核心技术优势的磷酸铁锂电池的生产全过程,并参观了其拥有撞击、挤压、针刺、跌落、浸水、盐雾、火烧、断路、过充过放等多项电池安全检测的检测中心。在检测中心的大屏幕前,参观者还可以看到比亚迪生产的铁电池高温火烧的全过程,只有电解液的燃烧并不会发生爆炸。据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来参观的除了媒体还有行业专家,在未来不远的时间,比亚迪还将组织电动车的车主进厂参观,让更多的人了解比亚迪和新能源技术。

  艰难调整

  除了公关方面的补课外,比亚迪的战略思维也在发生变化。从追求销量到开始注重品质,从盲目扩张网络到提升售后服务。“以前为了节约成本,比亚迪除了轮胎和玻璃不做,什么配件都是自己做,导致车主对质量的投诉越来越多。后来我们开始采购国际知名的零配件公司的产品,雨刷用博世的,油漆现在和奔驰的一样,刹车片也采用国际知名的零部件供应商。”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云飞直言不讳。为了更好地提升品质,比亚迪7月份大胆公布了其质量控制体系标准IQS10,保证今年4月1日以后出厂车辆达到“2年内平均故障小于1个”的品质,这个标准达到甚至超过了主流合资企业的标准。

  在售后服务方面,比亚迪的服务一直不尽如人意。今年4月,王传福在北京高调宣布,比亚迪全系车型的整车质保期限由原来的2年或6万公里,提升至4年或10万公里。其质保的范围之大超出了想象:不仅包括发动机、变速箱等动力总成保障,还将漆面、玻璃、密封条、内饰件、排气管易损零部件等99.9%以上的零部件同时纳入了质保范围内。对新能源车的核心零部件实行5年或10万公里质保。可以说,对于利润率并不高的自主品牌而言,比亚迪的这个质保政策拿出了足够的诚意,算是给竞争对手出了狠招。

  发展新路

  在未来的产品规划上,比亚迪仍对电动车情有独钟。对于新能源这一核心优势,在个人消费环境还不成熟的情况下,比亚迪现在有了新的想法,就是从出租和公务车领域突围。5·26事故澄清后,e6在出租市场的订单陆续过来。而在电动大巴方面,比亚迪也有新动作。7月29日,比亚迪与天津公交集团合资,组建天津市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该项目将在天津实现年产1万辆新能源汽车的目标。

  这种与政府和公交公司合作的新模式也将被比亚迪带到海外,目前比亚迪先后与荷兰、新加坡、美国、丹麦、德国、加拿大等国签订新能源车项目协议。日前,比亚迪电动大巴还获得了以色列公交公司的订单,未来比亚迪有望向特拉维夫市提供近700台电动大巴。比亚迪汽车出口贸易事业部总经理李竺杭表示,比亚迪纯电动大巴车身长12米,在城市路况下单次充电行驶里程达250公里,可满足大多数城市运营线路的里程要求。截至今年7月底,比亚迪电动大巴在全球的累计行驶里程已超过823万公里。

  除了新能源车以外,在传统汽油车领域,比亚迪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比如首款遥控驾驶车速锐,就是比亚迪利用在电子技术方面的优势打造的面对年轻人的轿车。李云飞透露,实际上,比亚迪还有很多项世界先进的技术已经获得国家专利,今后比亚迪计划每年发布一项汽车新技术。

  成败未知

  为了弥补自身在造车方面的短板,比亚迪与其他自主品牌一样寻求了国际合作。与戴姆勒合资的深圳比亚迪戴姆勒新技术有限公司已经正式发布了名为“DENZA腾势”的合资品牌,目前中德双方的研发人员正在比亚迪研发中心工作。预计首款新车2013年销售。“与奔驰的合作,不仅让我们共创一个品牌,更让我们在造车技术、质量控制等方面获益良多。这些经验将帮助我们提高自主品牌的造车水平。”李云飞表示。

  经过了种种挫折,如今的比亚迪倒显得淡定了。“我们是在前几年犯了错误,走了弯路,但对于比亚迪而言,能创造汽车销售奇迹,也能更快地转变思维,改过错误。”侯雁对记者表示。

  但尽管如此,比亚迪的发展前景也不是一片光明。之前各种负面事件留下的品牌后遗症很难在短时间消除,比亚迪在塑造品牌、挽回形象方面还要做更多的努力。当下比亚迪在传统汽车业务上未能实现扭亏为盈,而其一直追捧的新能源车业务短期内又难以实现营收改观,比亚迪怎么才能给投资者信心,将持续考验王传福的“纠错”能力。

  ■记者手记

  我们应该感谢比亚迪

  下飞机后在深圳机场出口,游客一眼就看到了丰田雷克萨斯油电混合动力ES系列的大幅宣传广告,走出门口,一辆ES350摆在大厅,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在深圳的大街小巷,不时能看到比亚迪纯电动出租车e6的身影。就连深圳路边的路灯,也是比亚迪生产的太阳能路灯。绿色新能源在深圳的使用,即使在北京也是很难见到的。

  作为深圳的一家高新技术企业,比亚迪依托地域优势,将深圳打造成了对新能源车知晓和接受度最高的城市,以至于新一代丰田混合动力普锐斯都把新车发布会放在了这个新能源车的先锋城市。新能源车在深圳的实际运营,将为中国新能源车技术的发展和改进提供大量的路试数据,也将为新能源车在中国的推广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至少比亚迪让新能源车不再遥不可及,而是让国人可开可坐。这个角度讲,我们应该感谢一直坚持新能源车的比亚迪。

  另外,从汽车产业的发展看,正是有了比亚迪、吉利、奇瑞这样的自主品牌,才能让中国的汽车普及如此迅速,外资品牌价格高高在上的局面得以打破。F3、金刚、QQ等自主车型圆了很多国人拥有汽车的梦想。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也应该感谢自主品牌,感谢比亚迪。虽然比亚迪等自主品牌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不尽如人意的问题,但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正需要走过这样的过程才能迈向成熟。这几年我们也看到了自主品牌的进步和努力,因此,大众还是要给自主品牌多些理解和支持。

  法国巴黎银行证券部门分析师Rabih Freiha 表示:“以前,标致旗下三个品牌的营销工作是各自为政,导致合作不畅,吞了苦果;现在,只由一个人带领团队合作负责三个品牌的营销工作。毫无疑问,这个掌门人位置非Norman莫属。”

  (李云)

  孙金凤

本文转载于网络百家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