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极地科考船设计遐想 8万多人打3万人遭惨败(图)

  ■ 意大利军队装备的坦克在巴尔干山区丧失威力

  期待“新雪龙”驰骋冰海

  ——访负责新破冰船设计的吴刚、黄维

  随着“雪龙”船驶离南极,来自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第708研究所的考察队员吴刚和黄维也即将结束他们的此次南极之行。他们此行的任务,是对我国新的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设计进行调研,为新船未来的极地航行设想假定情况,并提供参考建议。

  作为我国唯一的、从事极地考察的破冰船,迄今为止,“雪龙”船已经执行了18次南极考察和6次北极考察任务,被视为我国极地考察的“大功臣”。然而,征战了20多年后,“雪龙”船虽历经数次改造,不断焕发活力,但仍旧不能满足我国日益发展的极地考察事业的需要,尤其是科学考察的需要。

  为满足未来南北两极科学考察和物资运输任务,国家海洋局拟新建一艘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该项目于2011年获得国家正式立项批复。目前,科研性报告正等待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批复。新船采取国内外联合设计、国内建造的模式,708所承担了国内船东单位的技术支撑、与国外设计公司联合设计,以及后续详细设计的送审和科考分包的工作。

  重点调研西风带的影响

  担任新船项目技术总设计师的吴刚,负责舾装(船上锚、桅杆、梯、管路、电路等设备和装置的总称)科考的黄维,于2015年1月16日从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登上“雪龙”船,进行了为期70天的调研。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实地了解极地考察破冰船运行情况,给新船设计提供现场经验。

  刚离开新西兰,“雪龙”船在途经“魔鬼西风带”的路上就遇到一股强气旋。西风带特殊环境对船舶总体设计的影响,正是两人本次调研的重要部分。

  “西风带气候条件恶劣,需要前期的各项准备和气象预报分析,再结合有经验的驾驶指挥。‘雪龙’船那次穿越西风带就是通过对气象云图分析,准确判断了气旋位置和影响范围,并在麦夸里岛进行有效规避,从而成功避免了与强气旋正面冲突。可以说,‘雪龙’船已积累了相当丰富的西风带航渡经验。”吴刚说,“新船除了要确保设计稳定性满足各项规范和标准,还应配有气象遥感卫星和自动气象站。由于破冰能力的增强,新船将扩展停留南极的时间、范围。因此,需要为新船搜集与‘雪龙’船在南极停留的不同时间段的气象资料。此外,新船将采用全回转电力推进装置,在恶劣海况下确保设备的可靠性以及加强驾驶员的培训和操作经验也十分重要。”

  新船应加强“防寒”设计

  南极的气候以及冰情变化较快,即使在同一天,上午和下午的风速、风向、气温、海冰运动均有较大变化。目前,“雪龙”船的作业基本是靠选择有利的时间季节和时间窗口,确保卸货和科考任务的完成。

  吴刚告诉记者,未来以科考为主要任务的新船在设计中将通过加强破冰脊的能力、增强机动性和动力定位能力、增设冰区作业的月池等,将科考调查时间窗口延长。

  新船可以进入更靠近南极大陆的海域进行大洋科考作业。“这就意味着新船将面临更冷的天气和更多更厚的海冰,因此新船的设计需关注低温环境下作业的防护,如CTD(温盐深仪)车间的温度保护、室外作业通道的防滑处理、影响视线的窗户和室外摄像头的加热除雨水功能等。3月2日,在大洋作业的最后一天,当地就出现了-15℃的低温,CTD曾被冻上,甲板也结了许多冰,给作业带来诸多不便,也影响到了数据采集的准确性。”

  1940年纳粹德国依靠闪电战席卷西欧,它的轴心国伙伴意大利也想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战争奇迹”。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打算以刚刚侵占的阿尔巴尼亚为跳板,出动大军征服巴尔干小国希腊,他估计只需数周时间就能达到目的,并在雅典举行“胜利阅兵”。希腊人没有给墨索里尼“一点面子”,他们用顽强的抵抗狠狠教训了侵略者。

  战前态势

  早在1940年6月德国快要战胜法国的时候,趁火打劫的意大利也向法国宣战,从而在缔结对法和约时攫取832平方千米的法国土地。尝到甜头的墨索里尼决心再干一票“大买卖”,让德国盟友见识自己的“本领”,他把目光盯上了希腊。当时意大利已吞并阿尔巴尼亚,在巴尔干半岛上获得立足点,墨索里尼希望夺取希腊的港口,以便与地中海南岸的殖民地利比亚形成犄角之势,巩固意大利的“大国地位”。

  起初,意大利想以战争恫吓的方式,逼迫希腊接受割让领土的要求,但希腊政府断然拒绝,并且寻求英国军援。眼见外交手段达不到目标,墨索里尼强令意大利军队准备进攻,时间就定在当年10月28日,这恰好是1922年他率领法西斯党徒夺取意大利最高权力的纪念日。没想到他的政治决定,遭到大多数意军将领的反对,总参谋长巴多格里奥元帅(此人在3年后领导了推翻墨索里尼的政变)表示军队动员需要时间,对付像希腊这样有一定实力的国家至少需要20个陆军师,可现在多达50万的士兵被允许临时复员,回乡下帮助秋收去了。

  独裁者总会有一些帮凶,驻阿尔巴尼亚的意军第25集团军司令维斯康提·波拉斯卡中将早就希望通过一场军事胜利积累功勋,取得总参谋长的职位,把巴多格里奥这个老家伙赶下台。他在10月15日赶到罗马,积极游说墨索里尼。波拉斯卡宣称只需3个意军师便能打进希腊腹地,不出两周时间,希腊政府就会屈膝投降,“古罗马通过四次战争征服了希腊,我们肯定比先人干得更漂亮”。

  最终,墨索尼里接受了波拉斯卡的意见,拍板在10月28日发动希腊战役,主力便是波拉斯卡指挥的第25集团军,下辖第23、51步兵师,第131装甲师,他们还得到从意大利本土开来的滨海战斗旅、第3阿尔卑斯山地师的支援,总兵力约8.5万人,配备163辆坦克、600余门火炮和187架飞机。反观希腊方面,当时顶在前线的只有卡西米特罗斯少将指挥的第8步兵师,承担后援和侧翼掩护任务的是西马其顿集群(师级)和班都斯团,总兵力只有3万人,而且缺乏坦克、榴弹炮等重武器,至于空军也基本是个摆设。

  战役进程

  10月28日早上,意大利大使加沙斯·埃鲁纽马尔向希腊政府提交只有3个小时时限的最后通牒,要求容许意军进入希腊国土。可笑的是,就在通牒提交前数小时,意军已然侵入希腊伊庇鲁斯山区,矛头直指约阿尼纳城附近的班都斯山脉,如果他们越过山脉,接下去就是一马平川,意军可以直接冲到伯罗奔尼撒海岸。起初,意军仅实施了一次试探性进攻,就摧毁希军的前沿防线,意大利第25集团军的主力部队向约阿尼纳推进,掩护其右翼的滨海战斗旅则沿着亚得里亚海岸线向南进发,波拉斯卡发给墨索里尼的电报中说:“所有意大利部队充满勇敢和献身精神,他们在竞赛中冲向约阿尼纳。”

  命运却让意军的攻势以喜剧开始,以悲剧收尾。就在意军发起进攻后不久,整个伊庇鲁斯山区陷入滂沱大雨之中,当地气温急剧下降。更要命的是,当地交通落后,加之希军撤退时破坏了大量隧道桥梁,让意军机械化部队难以推进,许多坦克和卡车只能丢弃在路旁,来自大城市的意大利“少爷兵”们扛着沉重装备穿行于丛林坡地之间,士气一落千丈。与此同时,希军第8师师长卡西米特罗斯有意识地把部队收缩至希阿边界线以南不远处的卡拉马斯河主阵地,单等疲惫不堪的意军前来“啃骨头”。

  11月2日,意军主力终于打到卡拉马斯河畔,还没等他们喘息片刻,以逸待劳的希军突然发起反突击,从山峦间冲下来的希腊士兵迅速将意军先头的第23师截成数段,意军紧急呼叫炮兵和航空兵支援,才勉强稳住阵脚。与此同时,意军右翼的滨海战斗旅也被希军设置的雷区和神出鬼没的山地游击队搞得焦头烂额。战至11月8日,意军的第一轮进攻便宣告破产,此时他们仅仅跨入希腊境内30余千米。

  就在正面进攻陷入停顿之际,急于求胜的波拉斯卡命令号称精锐的第3阿尔卑斯山地师从班都斯山方向进攻,目标是迂回到希军第8师的背后,占领迈措翁,将集结在伊庇鲁斯的希军与二线部队分割开来。拥有1万人的第3阿尔卑斯师是意大利的王牌部队,曾在一战中经历过惨烈的伊崇佐河拉锯战,拥有丰富的山地战经验。该师不负众望,只用五天时间就打到迈措翁以北的沃鲁扎村,可是他们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了,因为当面的希军班都斯团得到广大民兵的支援,并在11月2日奇袭了第3阿尔卑斯师的后勤兵站,缴获大量军需物资,双方攻守之势随即发生改变。

  11月4日,从马其顿赶来的希腊援军配合班都斯团展开反击,迅速收复沃鲁扎村,并且对意军形成反包围。感到不妙的意军师长马里奥·吉罗提慌忙向总司令波拉斯卡请求帮助,可是后者迟迟不予回应。经过4天的激战,第3阿尔卑斯师丧失大部分阵地,一些军官甚至丢下部队自行逃往阿尔巴尼亚,到11月13日,该师已战死2000余人,其余部队也完全丧失建制。

  当班都斯山变成意大利人的“滑铁卢”时,被堵在卡拉马斯河沿岸的意军第25集团军主力也士气全消,希腊人像赶鸭子一样把这些侵略者赶回阿尔巴尼亚境内。得知消息后,墨索里尼极为震惊,亲自下令把波拉斯卡革除军职,由索杜中将接替。可是墨索里尼新派来的将领还是不灵光,从11月14日开始,希腊军队乘胜杀进阿尔巴尼亚境内,最远处深入阿境内达80千米,占领名城科尔察。至此,意大利的军事冒险以惨败收场。

  战后评价

  在入侵希腊的战役中,意大利军队付出伤亡1.5万人的代价,多达80余辆坦克和300余门火炮成为希军的战利品,而后者仅伤亡4900余人。历史学家指出,从军事角度看,意大利的失败首先是墨索里尼的政治野心干扰了正常的军事决策过程,当他要求意军总参谋部拟定侵希方案时,给出的准备时间只有两周,可是包括增补新兵,海运部队到阿尔巴尼亚等行动需要3个月(这还是阿尔巴尼亚港口满负荷运转的理想状态)。更离奇的是,墨索里尼拒绝接受顾问的意见,他们曾警告墨索里尼,意大利没有足够力量进行侵略战争,入侵像希腊这样的国家,意军至少需要20个师,但当时最多只能集合8个师。

  吴刚和黄维还走访了轮机员和驾驶员,了解防冰海水门、液舱加热、管道加热、机舱通风、生活污水和垃圾排放、保温处理和冷凝水排放、室外通道防滑和有关设备的防冻处理、罗经雷达、驾驶室光线、救生设备等涉及未来极地破冰船设计的相关情况。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不服输的墨索里尼又在1941年3月发起第二轮入侵,虽然意军兵力及装备均占优势,但仍然遭遇惨败,要不是希腊没有自己的军工业,希军把缴获的意大利弹药消耗殆尽,说不定意大利人会被彻底赶出阿尔巴尼亚。很显然,想当“法西斯领袖”的墨索里尼在英勇的希腊军民面前,徒然变成“法西斯笑柄”。 (毕晓普)

原文链接:http://www.cbzxwsy.com/pfIzhb/Kj92cUcY52C0.html,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