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丁湾上护航女舰员 烟台武警“神犬奇兵”养成记(图)

亚丁湾上护航女舰员:男兵能干的我也能干

通信兵白乌依汉。 蓝明磊 摄

烟台武警“神犬奇兵”养成记(图)

图为武警烟台支队福山中队训导员刘廷帅在训练军犬。 张玉雷 摄

蒙古族女兵希林塔娜。 蓝明磊 摄

  亚丁湾3月8日电 (祁伟光 蓝明磊)2012年,中国海军在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开始施行女兵上舰试点工作,迄今该支队先后有38名女兵上舰加入战斗序列。正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潍坊舰,有5名女舰员分别担负着作战、航海、通信等重要岗位的工作。

  女兵心中的“大姐大”

  在女兵住舱,分布着三层和两层床铺,从她们整洁的内务秩序、摆放整齐的衣柜和明亮的军容镜能够看出她们过硬的军事素养。尽管住舱空间不大,但这里设有专门的洗漱间,有洗衣机和烘干机,还有舰上特别为她们提供24小时热水,很温馨、很舒适。

  女兵班长薛舒文的床铺是最靠近门边的一个,她时刻守护着这片“禁区”。

  薛舒文是海军第二批上舰女兵,潍坊舰第一批女舰员。因为年龄比其他女兵稍长一些,处事相对沉稳,她被任命为5名女兵的班长。

  作为女兵心中的“大姐大”,不仅仅是因为薛舒文对女兵们体贴入微的关怀,更因为她过硬的军事素质。

  “指挥控制这个专业要求判情准确,反应迅速,我感觉自己很胜任这个岗位。”谈到自己的专业,薛舒文显得非常自信。

  记者在气氛紧张的作战室里看到,工作中一丝不苟的薛舒文很有巾帼英雄的风范。只见她纤纤十指在指控台的键盘上不断起舞,随着她娴熟的指法,各种情报数据迅速准确地传向指挥台。在远洋护航的过程中,薛舒文每天都要在这里值班6个小时。

  “追梦”的女孩儿

  今年刚满20的李倩倩是舰上年龄最小的女兵,入伍才2年,但别看她年龄小,作为一名雷达兵,她却是把好手。她的工作是时刻盯紧雷达屏幕上可能出现的任何可疑目标,为指挥员决策提供准确信息。任务刚开始,她出色的表现,便赢得了官兵们的认可,被评为“护航之星”。

  记者看到,在潍坊舰驾驶室里,面容清秀的李倩倩,聚精会神地盯着雷达显示屏幕,及时、准确地报告着雷达监测到的目标信息。

  3月3日,潍坊舰曾成功处置了2批疑似目标,当时担任雷达值班的就是李倩倩。

  当天晚上,亚丁湾的夜空异常宁静,驾驶室里只能听到舰艇划破海浪的声音。

  突然,李倩倩眉头紧锁,全神贯注地盯着雷达显示屏幕上小目标的回波,“海盗目标!”李倩倩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当时,一下子出现这么多小目标,我立刻警觉起来,通过雷达屏幕紧紧盯着他们。”李倩倩说,“一般商船不会跑这么慢,经过分析、查证目标的回波和速度,判定是疑似海盗船。”

  执行护航任务,实现了年轻女兵走向深蓝的梦想,让自己在实战中经受了锤炼和考验。

  在李倩倩心里,还藏有另一个梦想。

  “我是唱着‘一身戎装,靓丽我青春年华’参军入伍的,我梦想考入军校,争取当一名驾驭新型战舰的女军官,学有所长,奉献海军。护航任务虽然紧张,但我仍坚持每天复习功课,希望这个愿望能够实现。”

  驾舰驰骋的“草原明珠”

  希林塔娜的家乡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内蒙古大草原上。在蒙语里,“希林塔娜”是“草原明珠”的意思。

  在中国国产最先进护卫舰的驾驶室里,小希林双眼紧盯前方的海域,双手稳稳握住舵柄,把定舰艇航向,俨然一副老舵手的模样。

  刚上舰时,小希林对舰艇生活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但“以舰为家,岸上做客”的生活还是让她不太适应。面对男兵们“能不能干好”的质疑声,性格刚强的小希林暗下决心:“男兵能干的我也能干,而且要干得更好。”无论是装备保养还是操演训练,不管是公差勤务还是值班执勤,她都不落在男兵们的后面。

  作为蒙古族女兵,因为语言上的差异,让小希林感到工作起来很吃力。刚开始独立值更时,她会手忙脚乱,还经常受到领导批评,委屈得直哭。但她从没想到过放弃,不断地加班加点练语言、练口令。现在,她的业务水平超过了很多男兵。

  在最近全舰举行的专业比武中,她一举夺得绳艺和救护两项第一,赢得了全体男兵们的一致点赞。

  潍坊舰肖立光副舰长告诉记者:“舰上女兵们能和男兵一样参加训练和值班执勤。因为生理的差异,有些工作对于女兵来说难度要更大一些。操舵值班,独立值更一般需要3到6个月,但是希林塔娜上舰不到2个月,就能独立值更了,她的能力素质令男兵们刮目。”

  “我从小在草原上长大,每次跨上奔驰的骏马,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够驾驶威武的战舰在大洋上驰骋,很庆幸这个梦想实现了。既然来当兵,就要武艺精,我很想在军舰上干一辈子,为海军贡献我的青春和力量。”一脸英气的小希林说。

  在远海大洋中“毕业”的大学生

  为提高官兵对外交流能力,在护航任务中,潍坊舰每个星期都要为官兵安排一次英语学习,并专门设置了“英语角”。作为浙江宁波大红鹰学院的一名大三在读生,徐素芬是“英语角”的常客。

  英语口语非常流利的徐素芬,其实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日语,学兵连选择信号专业也是这个原因。这次护航任务遇见日本军舰好几次,她的日语特长正好派上了用场。不过舰上还是英语用得多,所以她有机会就找英语口语好的战友相互“切磋”学习,慢慢英语也流利了起来。

  记者问她:“大学毕业找个安稳工作也挺好的,为什么要选择当兵呢?”

  徐素芬说:“我从小就崇拜花木兰,从军报国是我的志向。对于我的这个选择,家里人一开始也不理解,但最后还是说服了他们。我觉得,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才无憾人生。能参加亚丁湾护航,为护航贡献一份力量,我很自豪。”

  失亲之痛不能击垮的“白马”

  1月28日,正在值班的通信兵白乌依汉,接到了奶奶去世的消息。

  白乌依汉出生于内蒙古阿拉善盟,由奶奶一手带大。因为生长在草原,名字里又有“白”字,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白马”。

  女兵班长薛舒文告诉记者,那天下更回到宿舍,大家像往常一样坐在一起嘻嘻哈哈聊天,唯独白乌依汉的情绪有些失落,不大说话。后来晚上又发现她一个人在偷偷地哭,仔细催问才知道是她的奶奶去世了。

  从2012年当兵那天起,白乌依汉就没有见到过奶奶。奶奶的离开,对她的打击虽然很大,但坚强的她始终还是把完成护航任务放在第一位。

  “在奶奶去世以后,白乌依汉依然坚持正常值班执勤,从来没有请过假,也很少跟人提及这件事。但从她的眼神中还是能够看出藏在她心里的悲伤。”报务班长王健说。

图为武警烟台支队福山中队训导员闫金彪在与军犬交流。 张玉雷 摄

  烟台4月29日电 (杨磊 林忠政)29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武警烟台支队福山中队训练场,探访这里的军犬训导员和他们特殊的“战友”。

  武警烟台支队各中队都驯养了军犬,这些军犬承担着巡逻、驻勤等任务。许多军犬都是在部队出生、长大、并接受训练的。军犬们要先学会坐、立、靠、卧等基本动作,再逐渐学习扑咬、追踪、搜索、巡逻、气味鉴别等战术动作。历经种种磨练后,它们才能成长为真正的“神犬奇兵”。

  刘廷帅是武警烟台支队福山中队的一名军犬训导员,目前他正在训练一只两个月大的马犬“小黑”。再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小黑”将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小黑”出生在部队,它的父母都是优秀军犬,“小黑”对穿军装的人十分热情。训练之余,淘气的“小黑”经常在训练场上四处奔跑,或者与其它军犬嬉戏打闹,见到武警战士还会跑上前摇动尾巴,萌劲儿十足。

  训练军犬非常辛苦,训导员每天都要带军犬完成服从、扑咬、追踪等基础科目,有时候一个动作需要反复练习很多遍。训导员刘廷帅说,有时候军犬不敢翻越障碍,他只好先爬上障碍物为军犬示范动作。

  在朝夕相伴中,训导员与军犬成为了朋友、亲人,有时候军犬会“闹情绪”,训导员还要不厌其烦地哄它。尤其是对待怀孕、生病的军犬,训导员要付出更多的关爱。

  面对记者的采访,有些不太自然的白乌依汉手里始终紧紧地攥着一串念珠。“这是奶奶送我的礼物。”她低声说:“当兵走那天奶奶送我的,是她亲手用牛骨做的,很珍贵。两年多了,我一直珍藏着,没想到这成了奶奶的遗物。”

  “忠孝自古难两全”这句常能听到的话,此时放在这群柔弱的女孩儿身上显得那么的沉重。从她们身上,记者感受到了这群可爱的女兵们骨子里坚定的军人本色。(完)

  训导员闫金彪称,他在一次训练时不慎崴脚,他训导的军犬看到后,就一直跟在他身后,还不停地舔他扭伤的脚。

  军犬与训导员虽然无法用语言交流,但朝夕相处后会产生一种心灵默契,尤其是在执行任务时,军犬就是他们最亲密的战友。(完)

http://www.solaraluminum.com/YcQZN/adOPPF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