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某预备役团协调地方建新机制 消息称利比亚武装分子攻击目标非韩使馆而是警卫

  八一建军节前夕,广东省深圳市坪山新区区委书记杨绪松作出批示:请区政府解决在参加军事训练中受伤的广东某预备役高炮团预备役战士李勇军的相关医疗费用,并将其纳入地方医疗保障体系,解决好后续医疗问题。至此,军地联手给一个挠头问题画上了圆满句号。

  事情源于去年秋,广东某预备役高炮团奔赴某防空作战靶场,参加上级组织的实弹射考核。这天,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数十门火炮接连发射炮弹,“轰轰轰”的声音响彻云霄。突然,正在火炮上操作实弹发射的该团二连预备役班长李勇军感到右耳疼痛难忍,并且嗡嗡作响、无法辨声。战友们立即把他扶下战位,送往医院。经检查,李勇军的耳膜震破穿孔。之后,李勇军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3个月,该团挤出机动费为其支付了住院期间的全部医疗费用。可是,被鉴定为十级伤残的李勇军无法完全康复,并且需要每年定期检查和治疗。因此,去哪看病,后续费用由谁解决成了李勇军的心病。

  据韩联社4月13日报道,韩国驻利比亚大使馆12日遭武装分子袭击,造成2名警员死亡,1名警员受伤。一名精通利比亚局势的消息人士13日透露说,武装分子并非针对韩国大使馆,而是针对守卫大使馆的当地警员。

  该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利比亚相关部门调查人员透露说,武装分子的目标不是韩国大使馆,目前推测是守卫使馆的警员,这些警员疑似卷入一宗纠纷。

  李勇军是坪山街道社区工作站的聘用人员,虽然地方为其提供了三险一金,但是参加部队军事行动导致受伤的问题并没有纳入医疗保险范围。而对于预备役部队来说,李勇军不是现役军人,行政和医疗关系均不在部队,上级没有下拨专项医疗经费,这事怎么办?这些年来,该预备役团每年都组织实弹发射训练和防空作战演练,千余人上场摸爬滚打,几乎每次都有预备役官兵生病受伤,但都是小伤小病,团卫生队就能解决。因此,以前该团也就没有去探索这一问题的解决办法。现在,遇到了预备役官兵参训受伤医疗费问题,如何解决?该团党委认为,预备役官兵履行国防义务,必须给他们提供相关保障,不能让他们带着后顾之忧参训执勤,否则必然影响部队战斗力建设。为此,该团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积极奔波协调,与编兵地政府有关部门联合建立医疗协作保障机制,对预备役官兵作训受伤的医疗费用进行明确,小病小伤由部队或预备役官兵所在工作单位负责,伤病较重、医疗费数额较大,则由地方政府负责,军地双方携手给预备役官兵双重医疗保障。

  在此基础上,该团积极发挥预备役部队寓军于民、资源多元的优势,在地方医院组建预备役医疗分队,按照应急应战要求开展专业训练,同时为参训的其他预备役官兵提供卫勤保障,确保参训执勤预备役官兵的伤病及时得到治疗。(张建峰 潘 均)

  编辑点评

  不能让尽义务者背负担

  ■薛瑞薪

  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受伤在所难免。可是,预备役官兵训练受伤主要由谁来承担医疗费用?小病小伤好说,伤势较重、医疗费用较多的情况预备役部队确实难以承担,因为部队不是经营单位,手中没有活钱,只有几笔固定开支的死钱。作为编兵的企事业单位来说,遇上这事也觉得闹心:我已经出人出力了,还叫我再承担额外费用,觉得不合理。作为编兵地政府,家大业大开支大,自然也有诸多难处。但是,无论是请你替我想想,还是让我为你想想,我们首先要站在受伤预备役官兵的角度来思量。他们参训执勤,是无私奉献、是履行国防义务。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独自负担。这不仅会成为当事人的心病,并且必然会影响其他预备役官兵的参训执勤积极性。

  这事,预备役部队要出面奔波,承担解决问题的协调责任;编兵地政府要拨出特支经费,支付医疗费用。军地两个主体单位必须承担这一责任。此外,可考虑引入社会力量助力。比如,商业医疗保险、社会捐赠等等,从激发社会各界国防意识的高度来凝聚力量、破解诸如此类的一系列实际问题,让预备役官兵带着轻松心情走上训练场。

  该消息人士还说,基于武装分子开枪时没有瞄准大使馆、未试图闯入大使馆、使馆内韩国工作人员安然无恙以及子弹集中射向警员等推测,他们的袭击目标未针对韩国大使馆。

  对于“伊斯兰国”(IS)自称对此次事件负责一事,该消息人士说,“此次事件是否与IS有直接关系还不能确定,IS的上述主张可能是为打击和恐吓的黎波里政权”。(记者 李小飞)

本新闻转载于金沙娱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