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有战事台湾应帮谁?台军将领曾称当然帮大陆 回顾“明星”风帆战舰

  台军早年曾在太平岛兴建过小型码头。

  风帆战舰时代的“明星”们

  ■张晓红

  台湾“总统”马英九计划12月12日巡视南沙太平岛的行程因内外因素叠加而搁置,有关让台军重返太平岛的呼吁也再度沉寂。1956年台军在太平岛上实现常年驻守时,满怀守卫南沙诸岛的豪情,蒋介石甚至考虑以此为基地向外扩张。然而随着国际环境的变迁和台湾当局不断回缩的政治视野,1999年太平洋岛防务转交给“海巡署”后,台军在南沙的影响力已“自我边缘化”到几乎消失的境界。

  在“太平”舰上宣告收复太平岛

  包括太平岛在内的南沙群岛自古便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渔民路经南海或南海捕鱼歇息大半会选择在太平岛,当时这里被称为“黄山马”。民国时期,中国连年内战,国力消耗严重,无力保护南沙诸岛。1933年,法国驻印度支那殖民当局派兵侵占包括太平岛在内的南海七岛礁。1939年4月,侵华日军强行进入法属印度支那北部,并横扫南沙群岛,将太平岛更名为长岛,纳入台湾高雄市管理。1945年日本投降后,法军再度侵入南海诸岛。

  基于这一严峻形势,中国政府在抗战胜利后决定派遣舰队重返南海,收复西沙、南沙群岛。1946年12月12日,中国海军舰队到达黄山马礁,舰队指挥官林遵下令派遣陆战队员登岛,随后在岛上升起国旗。14日,林遵下令清除法日侵略者留下的残碑,以“太平”号军舰名命名该岛,并将写有“太平岛”三个大字的水泥碑竖立在岛的西南部,作为中国政府收复南沙群岛、对南沙群岛行使领土主权的永久标志。数艘法国战舰在距离中国舰队约50海里外的水域徘徊不肯离去,但面对“太平”号森严的炮口也不敢轻举妄动。1946年除夕,林遵在“太平”舰上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已胜利收复西沙和南沙群岛。1947年,中国国民政府命令将东、西、南、中沙群岛划归广东省管辖。

  新中国成立后,败退台湾的国民党军为集中兵力,遂将太平岛守备队撤回。1956年3月,菲律宾海军学校校长古马洛胡说“发现与占领南沙群岛”,遭到海峡两岸中国人的一致抗议。为宣示主权,当年6月,蒋介石命令台军派遣“立威舰队”和“威远舰队”重返太平岛,驱逐菲律宾军民,台军两栖侦察班、水中爆破队、两栖战车队、陆战通讯队在岛上实现常年驻守。至此,终于确立中国人对太平岛的有效控制权。

  蒋介石曾谋划建海空基地

  太平岛是南沙诸岛中唯一有淡水来源的岛屿,台军考察报告称,当地长期驻军规模可达两个连,具备其他南沙诸岛都无法比拟的生存优势,对保卫中国南海领土主权意义重大。

  蒋介石派兵进驻太平岛后,并不满足于仅仅防卫南沙,还试图以此为基地向外扩张。1958年2月,印尼内战爆发,出于反共目的,台湾和美国中央情报局迅速展开帮助印尼革命军的海空输送作战。蒋介石密令台军“参谋本部”展开太平岛海空临时基地建设研究,即“南海作战计划”,这是台军针对太平岛军事用途所做出的最早研究。

  经过台空军的实地勘察,认定太平岛可以修筑一条长1100米、宽70米的陆上跑道,约两月就可完工。该岛东南侧水域还可开辟水上机场,不过需要天气良好、风浪不大时才可使用。但当时台湾用来支援印尼革命军的B-26和P4Y飞机在满载起飞时需要至少1370米跑道,而太平岛只能修筑1100米长的跑道,仅可供飞机紧急着陆和中途加油之用,效用不大。台军“参谋本部”的最后结论是:即使发展太平岛为空军临时基地,对支援印尼革命军作战并无太大帮助。太平岛虽可作为海军港口,但实际不搞建设也可作为临时泊地,因此建议不予考虑。至此,“南海作战计划”在制定两个多月后,最后只能“存档备查”。

  太平岛上防务备受重视

  上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越南战争升级,美军在南海活动加剧,南越、北越以及菲律宾的武装人员经常在南沙岛屿附近活动,太平岛周边局势日益复杂。1964年,时任台湾“国防部副部长”蒋经国还曾亲自登临太平岛巡视军务。

  1965年,台海军拟定代号“南疆作战计划”的防御方案,内容就是东沙岛和太平岛的反空降、反装甲、火力支援、反蛙人作战预案。“南疆作战计划”认为,太平岛缺乏纵深腹地,且孤悬外海,一旦遭遇大规模进攻无法持久抵抗。由于海空支援困难,台“参谋本部”认为太平岛必须要塞化或半要塞化,使其具备48小时以上的独立作战能力。随后台军开始向岛上增派兵力和重火力,并为每个火力点修建掩体,新增水下障碍和铁丝网等防御工事。台海军也派炮艇停泊太平岛,方便搜索警戒。

  然而这一时期台湾当局拘泥于意识形态对立,将中国大陆视为“主敌”。1974年解放军收复西沙群岛后,台湾担心解放军下一步会向南沙动手,因此暗中向太平岛增派人员和装备,1975年高峰期太平岛驻军曾多达200余人。

  台军黯然撤离太平岛

  上世纪80年代,随着两岸关系解冻,太平岛台军与大陆南海驻军的关系也不再那么剑拔弩张。台军在太平岛通常驻有120人的海军陆战队,配备重机枪、40毫米速射炮、地空导弹等武器,火力堪称地区第一。1988年解放军收复南沙赤瓜礁后,当时台湾“立委”就此询问台军将领郑为元,如果大陆为南沙主权作战,台湾应该帮谁?郑为元不假思索便表示,“从理论上讲当然是帮大陆,毕竟南沙是中国人的土地。”

  然而台湾“总统”李登辉上台后,尽管南海主权纷争已初显端倪,但为推进与东南亚国家所谓“实质邦交”,竟于1999年下令台军将太平岛防务转交给“海巡署”。但此等“自降身段”的做法并未受到东南亚有关国家的响应,反倒在诸多攸关南海争议的场合里,台湾屡遭排斥。

  近日有报道称,我国已经开工建造首艘风帆训练舰。消息传出后,立即引发外界对风帆战舰的兴趣。风帆训练舰可以为海军提供最传统的人员训练方式,培养官兵勇气和团队精神,是对源自风帆时代海军古老传统的继承和发扬。而说起风帆训练舰,不得不提及历史上几艘大名鼎鼎的风帆战舰。

  “宪法”号,单挑英战舰吓破敌胆

“宪法”号正在鸣放17响礼炮。(资料图)

  提起风帆战舰,不得不说一说美国海军唯一一艘现役三桅风帆护卫舰。该舰的建造可追溯到美国建国初期。当时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同意建造6艘巡航炮舰,以保护美国商船队不受英法海军或阿尔及利亚海盗的袭击。“宪法”号是其中第3艘,造船用的木材来自从缅因州以及佐治亚州砍伐的1500多棵名贵树木,舰上共有28门主炮和10门副炮,建成后它们由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亲自命名。因此有人说,“宪法”号是美国举全国之力建造的军舰,它代表着美国的坚强、勇敢与自由的精神。

  1812年,美国向英国宣战,发起了独立后的第一次对外战争。当时,英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力量,仅在美洲海域就部署有97艘战舰;而成军不到20年的美国海军满打满算只有22艘军舰,只能采取打了就跑的游击战术,因此被英国报纸讥讽为“街头流亡的乌合之众”。

  8月19日,英国军舰“孤立”号在美国海域附近遭遇“宪法”号。尽管“孤立”号在火力与吨位上都略逊于后者,但傲慢的“孤立”号仍选择死战不退,两艘舰遂在波士顿外海展开对轰。战斗中,“宪法”号将一枚击中船侧的炮弹轻易弹开,舰上的目击者惊讶地大叫:“嗨!船壳是铁造的!”

“宪法”号大战“孤立”号。(资料图)

  在炮轰中,“孤立”号的桅杆很快被摧毁,失去动力任由“宪法”号蹂躏。最终,英舰被打得千疮百孔,舰上1/3的水兵伤亡,失去修复价值的“孤立”号被“宪法”号上的水兵一把火烧毁,而“宪法”号则完好无损。十天后,返回波士顿的“宪法”号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并凭借这一仗获得“老铁壳”的绰号。

  12月,“宪法”号再次出海,在巴西外海与英舰“爪哇”号遭遇,一场相互炮轰的战斗再次爆发。混战中,“宪法”号的舵轮被打坏;但英舰更惨,桅杆被打断,舰长及150名船员被打死,最后“爪哇”号不得不向“宪法”号投降。美国人在判断其没有修复价值后,同样一把火将其烧毁。不过在“爪哇”号沉没前,“宪法”上的水兵将其舵轮拆下,把自己被打坏的那个替换掉。

  整个战争期间,“宪法”号共参加了40多次海战,在一对一的较量中屡屡获胜。灰心丧气的皇家海军将领不得不告诫手下的护卫舰,“不要试图与美国护卫舰单挑”,“除非战列舰或有其他军舰掩护,否则本方战舰不得与美国军舰短兵相接。”

  1812年战争之后,“宪法”号成为美国海军旗舰,后来还担当过训练舰角色。1828年,美国政府准备宣布“宪法”号退役,并将其送往拆船厂。消息传出后,哈佛大学一名学生写下一首名为《老铁壳》的诗,很快引起公众的共鸣。最终,政府同意将“宪法”号修缮一新,宣布其“永久现役永不退役”。“宪法”号因此以200多年的“军龄”,成为目前世界上服役时间最长的军舰。

  邪恶的“海鹰”号,终遭大自然惩罚

“海鹰”号。(资料图)

  “陛下,给我一条帆船出海一战吧,让我把英国佬打得灵魂出窍!”这是1916年菲力克斯·冯·卢克纳尔向德皇威廉二世发出的请求。他这样解释自己的战术:“驾驶帆船出战,连我们自己人都认为这样做是疯了,那英国人一定不会想到我们会这样干,我可以成功地用古老的帆船给他们一个教训。”

  卢克纳尔的计划得到德皇的批准,德国海军部将缴获来的一艘英国帆船拨给他。这艘排水量1570吨的三桅纵帆船建造于1888年,是一艘名符其实的老古董,但卢克纳尔为它装上了2台蒸汽锅炉和2门隐藏巧妙的107毫米火炮后,一战时令所有协约国船只望而生畏的“海鹰”号风帆袭击舰就此诞生了。

  1916年12月16日,“海鹰”号伪装成挪威船只秘密出海,目的地是协约国在大西洋上的航线。1917年1月9日,“海鹰”号在阿德雷斯群岛附近水域与一艘满载货物的英国大型运输船相遇。它向对方打出“请告知正确时间”的信号,英国货船见对方是一艘悬挂挪威国旗的老帆船,便放松警惕,忙用旗语向它通报正确时间。突然间,“挪威帆船”的国旗落下,取而代之的是德国的海军旗!与此同时,帆船侧面的护板打开,亮出了闪光的炮口并连发两炮以示警告,见势不妙的英国货船立马停船投降。

  此后,协约国的船只接二连三地落入“海鹰”号之手,却无一能向英国海军发出求救信号。不过,接二连三的船只“失踪”事件引起协约国的注意,英国皇家海军判断大西洋上“出现了一条新的德国袭击舰”,派出舰队前往南大西洋围捕。

  但英国人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海鹰”号早已绕过合恩角进入太平洋,在太平洋中部开辟了新战场。

  1917年6月14日,“海鹰”号在圣诞岛附近俘获第一艘美国商船。随后,卢克纳尔的战果源源不断地送上门来,防卫松散的太平洋成了袭击舰最理想的战场。不过正当德国人认为协约国拿自己毫无办法而洋洋自得时,惩罚悄悄降临。

  8月1日,“海鹰”号驶入莫皮拉环礁补充给养。第二天清晨,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掀起巨浪,毫无戒备的“海鹰”号被高高抬起,然后被重重地抛上了礁盘,“海鹰”号遭遇了难得一见的海底地震以及随后引发的海啸。龙骨在礁盘上被撞成了两截,彻底报废了。

  至此,引起协约国恐慌的那条神秘帆船终于彻底消失了。

  “胜利”号,光荣来自特拉法尔加

“胜利”号。(资料图)

  “胜利”号战列舰1765年下水,船长57米,载重量2162吨,属当时一级主力舰。战舰的3层甲板两侧分别排列着100门“粉碎者”加农炮,这种炮炮身长、射程远,炮口可升高并进行大弧度调转,平射海上目标。“胜利”号战列舰下水后,一直充任英国地中海舰队的旗舰。1803年5月18日,纳尔逊就任地中海舰队司令以后,胜利号战列舰更增虎威。

  1803年5月,拿破仑在土伦大造战舰,集结重兵,准备攻打英伦三岛。英国政府获悉情报后,命令纳尔逊率领地中海舰队,前去封锁土伦,阻止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进攻英吉利海峡。纳尔逊欣然受命,在礼炮和欢呼声中登上“胜利”号。他坚定地表示:“在法国舰队还没有被彻底歼灭之前,我绝不会倒下去。”

  纳尔逊率领舰队在海上伺伏、追踪敌舰队达两年之久。1805年9月29日,他把所有舰长们召集到“胜利”号华丽的军官舱中,在杯觥交错之际,他向部下公布了酝酿已久的对付法、西舰队的新战术。

  纳尔逊的新战术是:把舰队分成两队,一队插入敌人舰队的中央和前卫之间,攻击敌人中央,吸引敌人大部分火力;另一支舰队则狠狠给敌人后卫以歼灭性地打击。这个新战术非常冒险,因为穿插纵队中每一艘军舰切入敌阵时都面临被围歼的威胁。不过,新战术用纵列穿插打破了双方排成横列互相用一侧舷炮射击的旧传统,充分发挥了单舰使用两舷火炮同时射击的优越性,等于伸出两个拳头击敌。纳尔逊的新战术一提出,众舰长极为振奋,同声说:“只要抓住他们,我们就一定会成功!”

  战机终于来了。法、西舰队司令维尔纳夫上将因作战不利,被拿破仑撤换。在新任司令到任之前,维尔纳夫决定出击,他想用胜利证明自己的才能。

  10月21日清晨,霞光从特拉法尔加海角的峭壁上弥散,英法海军决一雌雄的时刻终于来到了。“胜利”号的桅杆上挂起了“成两个纵队前进”的信号旗,舰队分成两支,分别由副司令柯林伍德和纳尔逊指挥,顶风接近敌人。

  柯林伍德舰队先冲入敌阵后卫,交战25分钟后,纳尔逊乘“胜利”号,率3舰插入敌阵。在激战中,“胜利”号的一名观测兵发现法舰“布森陶尔”号上面挂着总司令维尔纳夫的旗帜。“胜利”号冒着纷飞的炮弹冲到“布森陶尔”号后方,用炮弹猛射它的舷窗。紧跟“胜利”号的英舰“海王星”号、“征服者”号也前来围攻法军旗舰。纳尔逊见“布森陶尔”号已被包围,令“胜利”号右转舵,攻击法舰“敬畏”号。两舰互相逼近,双方投钩手立刻把对方的战舰钩住,两国水兵都准备跳帮,进行古老的接舷战。这时英军用步枪展开射击,法军伤亡很大。但在激战中,纳尔逊不幸中弹倒在甲板上。

  香港《亚太防务》杂志认为,台军若重返太平岛,将有效慑止越南、菲律宾的不轨举动,可与大陆共同维护南海“祖业”。但美国内心不愿两岸因南海争端联手对外,从而影响美国对台湾的掌控和深度介入南海。美国曾多次撕下“中立”的面具,通过在台协会公开阻挠台当局加强在太平岛的防御能力。▲(田聿)

  特拉法尔加海战后,为了纪念纳尔逊的功勋,英国人在伦敦修建了特拉法尔加广场,那里耸立着一座纳尔逊的铸像,而他的旗舰“胜利”号则被陈列于朴茨茅斯的纪念馆。直到今天,每当英国海军军舰从这里经过,都会鸣响汽笛,舰员向其敬礼,这样的仪式表明,在英国海军心中,“胜利”号是他们永远的旗舰。

本文转载于百家乐网站http://pho3.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