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临时工市场大幅萎缩 9个月国库现金定存利率走高

  近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了对东莞制造业的调查报道,并提到了“订单减少,用工成本上升,东莞代工业遭遇寒流”。

  12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东莞工业区相对密集的厚街镇时,不少劳务派遣公司也向记者反映,往年这个时候是工厂用工旺季,但今年确实存在由于东莞部分工厂订单下降,导致用工需求大幅下降,一些劳动派遣公司生意惨淡,有的甚至没有工人派出去。

  3月19日,财政部、央行招标300亿元9个月期国库现金定存,中标利率较上期大幅走高,亦高于同期限货币市场利率水平。

  本期国库现金定存是今年的第三期,起息日为3月19日;前两期均为6个月品种,分别招标于1月和2月。招标结果显示,本期国库现金定存中标利率为5.25%,较去年5月29日招标的同期限品种上涨65BP。另外,市场人士表示,若考虑到缴纳存准因素,本期国库现金定存实际利率将接近6%,而近日中小银行发行的9个月期同业存单利率也仅在5.1%左右。

  东莞浩源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浩源劳务公司)经理杨先生表示,今年东莞八九成劳务公司都不好过,工厂工价偏低,“今年都没什么利润。”

  那么,在企业更替以及机器换人浪潮下,今年东莞整体用工情况究竟怎样?此前一直存在的“用工荒”是否将由此迎来逆转?东莞市人力资源局相关人士对此则回应称,前三季度东莞全市用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东莞用工紧张情况略有缓和,但局部性、结构性用工短缺仍然存在。

  部分劳务公司生意淡

  往年这个时候,由于大部分制造业企业忙于订单赶制,或者为明年提前储备人才,东莞都会迎来用工小高峰,各种“年底用工难”、“高薪难觅人才”之类的报道在这个月份都会见诸报端。但今年底,东莞的用工状况似乎有了转变。

  12月1日中午,东莞一家劳务派遣公司总经理李洋(化名)站在自家公司门口,眼前的厚街镇新塘工业区冷冷清清,一如他的公司店面。“今年的生意不是有点淡,是淡多了。”

  李洋在东莞创业十多年,以前他名下有好几家鞋材厂,同时拥有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用他的话来说,“行业形势一年不如一年”。今年7月份,李洋关掉了自己最后一家鞋材厂,专注经营劳务派遣公司。但他没想到的是,从实体制造业抽身,劳务派遣公司今年的日子也不好过。

  “往年这个时候是东莞工厂用工旺季,工厂天天加班赶订单。但今年形势确实不好,很多工厂都没什么订单,都不敢招工。”李洋告诉记者,这一两年来,新塘工业区里一些大厂逐渐削减成小厂,部分小厂逐渐退出生产。“今年新塘工业区里很多厂房都租不出去。”

  “我们还好一些,但现在东莞很多劳务公司已经派不出去人了,一些劳务公司也跟着停业。”李洋表示。

  “公 司开了五六年了,今年生意是最差的,我们现在每个月都要亏2万~3万元。去年我们对接的工厂有30多家,但今年对接工厂只有十几家。”在东莞厚街镇溪头工 业区,东莞东联劳务公司相关负责人刘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按照刘先生的说法,今年东莞有三到四成的劳务公司倒闭,但对于该数据,记者尚未能得 到证实。

  东莞浩源劳务公司经理杨先生则认为,今年东莞的劳务派遣公司都不好做,比例占到了八九成,但倒闭关门的不多,“因为劳务派遣运营成本本身就不高,没有业务开支也不是很大。只是说没有什么利润,都在撑。”杨先生表示。

  临时工市场大幅萎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的这种情况或许更多是源于年底临时性用工市场需求的萎缩。前述东莞东联劳务公司相关负责人刘先生告诉记者,每年10月份后,东莞用工市场主要以临时工为主。

  此外,今年6月份的东莞暑假工需求也大幅下降。今年东莞东联劳务公司只派出了200多名暑假工,而去年,该公司暑假工输送人数超过1800人。“差距很大。”刘先生感叹。

  李洋向记者反映,由于东莞本地企业用工需求减少,他不得不将工人往广州、深圳等外地输送。

  刘先生也表示,去年他们公司的业务还主要集中在东莞当地,但今年他们接收的工人大多只能往广州、深圳、惠州甚至福建等地输送。

  “今年工厂利润薄,工价都很低。去年我们在工厂签单都是15~16元/小时,今年签单,最高的都才12元/小时。”刘先生对记者说。

  “像往年这个时候,临时工很缺的,但今年都不怎么缺人。工厂的需求都很难见到大批量的了,我们都是分散地往小厂派。”东莞浩源劳务公司经理杨先生告诉记者,很多工厂宁愿选择临时工加班,因为临时工成本相对低廉。但今年东莞整体需求都在减少,正式工的需求也在下滑。

  东 莞最大的人才市场智通人才市场媒体负责人王茜则认为,“一般年底是企业招工淡季,目前招人主要针对应届生,是企业为明年储备人才提前做准备。今年东莞整体 的用工情况而言,随着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用工自然有所放缓,但(人才市场)现场人少并不代表企业没有用工需求,现在招工渠道多了,很多企业都通过互联网招 聘。”

  官方称用工仍短缺

  据《羊城晚报》日前报道,离农历新年还有两个多月,但东莞一家大型人力资源外包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却透露,已有大型企业开始给员工放无薪长假了。

  东 莞市人力资源局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从用工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人力资源市场平均求人倍率为1.26(求人倍率=岗位数/求 职者人数),对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09,表明用工紧张情况有所缓和,但由于求人倍率仍在1以上,说明企业仍有一定的用工需求,仍存在局部性、结构性的用 工短缺。

  该人力资源局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内外部各种经济因素影响,今年以来东莞企业用工需求有所下降。“但由于全市用工 (尤其制造业用工)一直存在缺口,个别企业释放出来的劳动力马上被人力资源市场吸收,目前人力资源市场上劳动力(尤其是普工)供求未产生明显的或具有逆转 性特征的影响,市场供求状况仍维持用工短缺。”

  东莞市中小企业局有关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给出了专门针对东莞中小微企业用工的答复。根据全国中小企业生产经营运行监测平台收录327家东莞中小微企业运作数据显示,1~9月份企业用工人数累计同比增长0.94%。

  近日,东莞市中小企业局进行了一次调研,涉及东莞24个镇273家企业。结果显示,47.8%的企业存在短期性、临时性缺工情况,但影响不大;11.5%的企业长期缺工。该数据表明东莞仍然存在局部性用工短缺。

  记者注意到,工厂招工难的背后,除了今年工价偏低工人不愿“将就”外,主要还是因为结构性用工短缺的痼疾难解。

  东莞厚街镇华旭制衣厂行政部相关负责人杨先生就告诉记者,公司货源稳定,技工短缺。“这一两年用工比较紧张。虽然去年以来,不时有制衣厂停业,但释放出来的工人不一定还留在东莞,可能流往广州、深圳了。”

  东莞中小企业局日前的调研结果也显示,273家中小微企业中,38.3%的企业缺乏技术工人,7.5%的企业缺乏管理人员,38.7%的企业缺乏专业技术人员。

  “一方面劳动力供给总量减少,另一方面劳动者个人需求提高,另外由于转型升级岗位需求与劳动者就业技能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相对以往‘民工潮’,目前企业招人确实没有以前容易。”东莞市人力资源局相关人士表示。

  

  市场人士表示,多重因素导致本期国库现金定存利率走高。一是,19日有600亿元的6个月国库现金定存到期,本期招标的300亿元不足以弥补流出金额;二是,临近季末,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机构应对考核的资金需求压力上升;三是,虽然自上次9个月国库现金定存招标后,央行已经两次降息、一次降准,但总量控制基调依然保持中性,特别是去年末以来,货币市场利率居高不下,市场对于中长期资金面的预期较为谨慎,也推升了机构对于此次9个月的较长期限资金的需求。

  数据显示,3月18日银行间资金利率标杆品种——7天期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4.60%,较去年5月29日大涨了136BP;反映机构中长期预期的9个月Shibor利率自去年12月中旬探至4.47%后出现反弹,已在4.75%附近徘徊了近两个月时间。不过,市场人士亦指出,近日随着货币市场流动性供给增多,机构预期已经有所改善,预计未来资金利率下行仍是大势所趋,国库现金定存利率继续向上空间有限。(葛春晖)

本文由新2网址http://uywang.com/zirDCVN/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