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宽松加码 吴江农商行再战IPO

  2月2日,尽管资金面在多项短期因素困扰下继续趋紧,但疲弱基本面数据引发的货币宽松预期,给国债期货市场带来更多向上支撑,加之股市遭受重挫,三个期债合约全线反弹。市场人士指出,为了维护春节前后资金面稳定,央行近期增加货币投放规模的可能性较大,在稳增长、抗通缩的背景下,未来货币进一步宽松也依然可期;不过,考虑到短期内货币政策调控或保持中性基调,节前资金面仍将是“紧平衡”,期债操作应逢低做多、不宜追高。

  PMI跌破荣枯线

  1月20日,随着常熟农商行IPO申请获证监会发审会通过,短短一个月江苏地区农商行获得IPO批文的已有3家。

  期债量价齐升

  2月份首个交易日,国债期货市场开盘后逐波上攻,尾盘拉升,主力合约TF1503全天上涨0.40%,收于97.69元。次季合约TF1506和远季合约TF1509也双双涨约0.40%。从成交和持仓情况看,三个合约合计成交8931手,较上一交易日增逾五成;总持仓量达到2.55万手,创下五年期国债期货合约上市以来的最高水平。

  从资金面看,受上海电气60亿可转债申购、证监会发放24家IPO批文以及春节将至等因素叠加影响,货币市场流动性进一步趋紧,交易所资金利率上行尤甚。数据显示,2月2日银行间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主流品种——隔夜、7天期加权平均利率分别续涨7BP、24BP;上交所7天期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收报5.54%,较上周五大涨45BP,创1月13日以来新高。

  不过,尽管资金面不佳,但基本面却颇为“给力”。2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1月份中采制造业PMI指数为49.8,低于预期值和前值,且两年多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市场人士指出,最新PMI数据显示制造业仍处于弱势运行状态,经济形势难言乐观,加上通缩风险日益凸显,基本面对于债市的支撑依然强劲。

  此外,2日A股市场再遇重挫,也给债券期现市场带来“跷跷板”效应。在民生银行黑天鹅、墨西哥高铁招标无限期搁置、新一轮新股批量发行等因素扰动下,当日权重股引领沪深股市普跌,上证综指大跌82点或2.56%。

  放水加码可期 追涨仍需谨慎

  市场人士表示,中长期来看,在经济基本面未出现实质性改观以及一季度供需形势相对乐观的情况下,国债期货的慢牛趋势并未终结。不过,短期来看,资金面仍是影响春节之前市场走势的关键,而考虑到节前资金利率难现下行,尽管昨日期债出现显著反弹,投资者仍需保持一些谨慎。

  毋庸讳言,在经济弱、通胀低、短期资金面趋紧的背景下,昨日期债大涨背后暗含的是投资者对于央行出台宽松货币政策的博弈。特别是,央行将在周二开展公开市场例行操作,机构普遍预计央行将在此次操作中加大逆回购交易量,从而向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此外,有分析人士认为,春节将至,节前避险情绪升温加上前期股市大涨后的落袋为安心理增强,使得短期内股市分流债市资金的压力下降,甚至不排除部分资金回流债市避险的可能。

  在农商行集体冲刺A股的大背景下,1月14日,江苏吴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吴江农商行”)也在证监会官网预披露了招股书。

  这是吴江农商行第二次IPO之旅,前一次吴江农商行的IPO被“中止审查”,当时和其一同被中止审查的盛景银行已经转道香港上市,吴江农商行则选择继续冲刺A股上市。

  在看到同地区三家农商行上市的曙光后,吴江农商行在净利润下滑、不良贷款率上升的情况下,冲刺上市的道路面临着考验。

  同时,吴江农商行在招股书中披露的一些数据,可以从一个方面反映出吴江当地的经济环境。

  IPO前净利润下滑19%

  苦等8年后,农商行终于拿到了A股的入场券。

  进入2016年以后,先是无锡农商行在1月13日顺利过会;其后一周内,又传来了江阴农商行和常熟农商行IPO过会的消息。

  “地方银行终于能够上市,和银行本身的变化关系不大,主要是证监会发审改革,给银行上市融资的机会。”1月22日,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对位于江苏苏州的吴江农商行来说,集中在江苏区域的三家农商行上市后,它面临的竞争将会更激烈。

  招股说明书显示,吴江农商行拟发行1.1亿股,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

  吴江农商行成立于2004年8月,其是银监会成立后在新体制框架下全国第一家挂牌开业的农村商业银行,发起人为111户法人和1545户自然人。

  截至2015年6月底,吴江农商行拥有1家总行营业部和70家分支机构,总资产为667亿元。

  业绩方面,2012年至2015年上半年,吴江农商行的营收分别为21.1亿元、22.8亿元、24.3亿元和12亿元;同期的净利润分别为8.7亿元、9.7亿元、7.8亿元和3.9亿元。

  2014年,吴江农商行在营收上涨的情况下,净利润下滑19%。它给出的解释是,主要是贷款质量下降,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增多。

  吴江农商行称,资产减值损失主要为贷款减值损失,“2014年以来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增长较快,主要是由于本行部分借款客户经营环境不佳,还款能力下降,本行将该类贷款调整为不良贷款,并增加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

  上述经营环境不佳的客户,主要是钢铁贸易商与纺织商。

  吴江农商行的招股书中,展示了不良贷款所来自的行业及所占比重。

  2015年上半年,吴江农商行对制造业的贷款,不良贷款率为1.52%;批发和零售业的不良贷款率为6.01%。

  早前的2012年,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为0.3%,而批发和零售业的不良贷款率为10.82%。可见,过去三年中,来自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增长了4倍。

  前支行行长,看守所中获利400余万元

  内部较多员工持股一直是银行的一个特点,吴江农商行也不例外。截至2015年末,吴江农商行共有776名员工持有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10.54%。

  2007年,吴江农商行回购股份对中高层进行奖励,当时有51位中高层获得股份奖励。当时获得25万股奖励的支行行长李月坤,后来因受贿罪被判刑。

  判决书显示,2001年至2008年间,李月坤在担任江苏盛泽舜湖农村信用合作社主任、吴江农商行舜湖支行行长、总行营业部主任期间,负责企业贷款审批等职务之便,非法受贿137万,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2010年7月,李月坤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刑事拘留。2011年4月,李月坤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二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

  获刑前的2011年3月,李月坤将其持有的62.6万股以7.06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他人。如此计算,当时尚在看守所中的李月坤,获得收益442万元。

  招股书中,李月坤依旧出现在吴江农商行职工股东名册中。该名册截至2015年12月18日,李月坤以内部职工的身份持有吴江农商行32万股。

  至于李月坤目前与吴江农商行的关系,1月2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致电吴江农商行,但电话无人接听。

  深受地方制造业减速影响

  报告期内,吴江农商行主要贷款集中在吴江地区。各报告期末,吴江地区贷款余额占其全部贷款余额的比例都在80%左右。

  除了地域集中外,吴江农商行的贷款还集中于部分客户,截至2015年上半年,其向最大十家单一贷款客户发放的贷款余额为25亿元,占其全部贷款的6.45%,占其资产净额的37%。

  吴江农商行的贷款主要集中在苏州吴江当地的制造业,截至2015年6月底,吴江农商行向制造业发放的贷款占其全部贷款的63%。

  “存在一定的贷款客户和行业的集中风险。”吴江农商行在风险提示中警示到,如果其贷款高度集中的制造业出现显著衰退,可能会导致不良贷款大幅增加、贷款损失准备不足,对其“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吴江农商行的企业贷款主要集中在中小型企业,截至2015年6月底,其向中小型企业发放的贷款余额为318亿元,占企业贷款的86%。

  吴江农商行称,中小企业的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低,一旦这些中小企业出现经营状况恶化的情形,将会影响到吴江农商行的业绩。

  行业方面,纺织业是吴江农商行的主要客户。报告期内,向纺织业放贷占其贷款总额的30%以上。

  由于集中在吴江地区,当地的经济形势对吴江农商行影响犹大,该地区制造业增速已经出现下滑。

  数据显示,2014年和2015年1-6月吴江地区工业总产值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了1.2%和0.1%,制造业企业尤其是纺织类企业经营状况出现恶化、还款能力下降。

  曾刚称,未来上市后,不管是从农商行的体量还是监管要求方面,农商行的目标依旧还是会侧重于当地或省内。

  这意味着吴江农商行受当地经济形势的影响依旧会持续下去。

  涉诉案件3年增14倍

  据媒体报道,在江苏吴江、浙江嘉兴等纺织业聚集地,2013年下半年已经有超过40名纺织企业老板“跑路”。

  纺织企业主介绍称,“纺织企业往往会互联互保,一个纺织厂倒下会连累一片。”

  2015年12月,苏州鼎盛担保投资公司曾在吴江日报上,用半个版面刊登该公司作为债权人,要求被担保人及反担保人偿还贷款的催收通知,其中纺织企业占了9成。

  江苏当地中小企业的困境在吴江农商行的招股书中也有显现。

  截至2015年6月底,吴江农商行单笔诉讼标的达到100万元以上的诉讼事项共计62笔,涉案金额总计2.9亿元。

  这些诉讼中,吴江农商行都是作为原告。

  “诉讼原因均为本行向被告提供贷款,被告到期日未履行还款义务。”吴江农商行称。

  这些因贷款到期而未能履行义务的企业,涉及纺织业、造纸业、房地产行业等,单笔诉讼金额从100万到2500万不等。

  这些被告企业除了欠吴江农商行的贷款外,还被别的企业催债。

  新京报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获知,因部分企业经营不善,吴江农商行的贷款难以收回,由此引发的诉讼近年来增多。

  该网站显示,涉及江苏吴江农商行的判决书或裁定书,按裁判年份,2013年20余份,2014年猛增超过200份,2015年则超过300份。

  这些判决中,多是涉及借款合同、债权和担保:有的是吴江农商行作为原告,要求借款人还款;有的是某公司作为担保方,为第三方向吴江农商行借款做担保,但是借款公司经营困难,无力偿债,担保方代为偿还后,进而对第三方提请诉讼的。

  当地中小企业的困境,引发了吴江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的上升。

  2014年末和2015年6月末,吴江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9%和1.8%,呈上升的趋势。

  吴江农商行2015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要高于江苏其他两家刚过会的农商行:无锡农商行同期不良贷款率为1.16%,常熟农商行为1.19%。

  不过,即便周二逆回购操作量顺势加大,也并不意味着短期内货币政策的中性基调发生方向性变化。事实上,自从上周四央行逆回购交易量由上周二的600亿元下降到450亿元,且逆回购利率未见下调之后,市场普遍认为,此举意味着当前货币投放的主要目的,是中性对冲人民币贬值背景下的外汇流出,而对于短期因素扰动下的资金面波动,央行的容忍度则相对较高。在此背景下,鉴于节前资金面压力较大,货币投放加码确实值得期待,但央行“放水”可能仅限于防止资金面出现短期剧烈波动,因而春节前资金面大概率将延续“紧平衡”状态,资金利率仍将易上难下,只是上行空间受限,从而继续对债券利率下行构成阻碍。

  就期债策略而言,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在其策略周报中指出,预计节前期债行情可能转为高位震荡,建议短线观望;考虑到资金面短期紧张在春节之后终将逝去,建议中长线多单可逢低布局。

  □新京报记者 朱星 北京报道

365体育投注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