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银行吸储能力先天不足值得重视 保险不赔医院赔

    ■左 右

    存款保险制度未成型,民营银行破土而出。毫无疑问,三家民营银行获批筹建是推进金融改革的一项具体任务,其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高效和差异化的金融服务的务实初衷值得点赞。

  本报北京3月31日电 (记者徐隽)最高人民法院31日发布4个典型案例,涉及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和案件强制执行等。

  在张丰春与泰安市中心医院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中,张丰春因交通事故在山东省泰安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此后保险公司发现其住院期间所用药物奥扎格雷钠为不合理用药,拒绝赔偿该药物费用7250.40元。张丰春起诉医院,要求赔偿其经济损失。法院审理认为,泰安市中心医院未根据原告的病情为原告提供合理、恰当的医疗服务,原告因被告在治疗过程中不合理用药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应当由被告予以赔偿。判决医院赔偿张丰春经济损失共计7750.40元。被告已按判决履行完毕。该案提醒医疗机构为患者提供恰当的治疗方案,充分尊重患者的知情权。

    目前,流动资金贷款是小微企业主要融资工具。但在银行业流动资金贷款业务中,还存在期限设定不合理、业务品种较单一、服务模式不够灵活等问题,影响小微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有时甚至导致小微企业需要通过外部高息融资来解决资金周转问题。这不仅增加了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影响了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同时也不利于银行了解借款人财务和经营状况,掌握贷款真实质量情况,加大了小微企业的信用风险。民营银行能够定位于向小微企业“输血”,这将惠及民营银行所在区域小微企业,这对于区域经济发展大有裨益。

    然而,由于民营银行恰逢经济下行、结构调整以及利率市场化等背景因素共存,同时面对原有3954家银行业法人机构以及20多万家分支机构,其市场空间已经被高度挤占与细分。

    另外,更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经营的是货币资金这一特殊商品,而银行的资金主要来自其吸收的存款,这种负债经营的特殊性决定了银行的正常经营是建立在良好的信誉的基础之上的。或有人认为,民营银行机制灵活,没有历史包袱,赢利能力强,从而能很快树立起良好的信誉。但事实并非如此,正由于民营银行规模小,资本少,抗风险能力弱,特别是尚未建立起存款保险制度以及民营银行未获得信用基础的情况下,民营银行难以在短时间内树立起良好的信誉。因此,民营银行的吸储能力将存在先天不足的问题。

    笔者以为,在利率市场化不断加快的背景下,民营银行吸收存款同样需要付出资金成本,放贷同样需要遵循商业可持续原则。因此,民营银行这一“襁褓中的婴儿”,既不需要特别倾斜的政策环境,更不能被冠以解决小微企业的“法宝”,而是需要公平的发展环境。

    襁褓中的民营银行

    餐后

    甜点

  在最高法此次公布的典型案例中,还有一起“老赖”拒不执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典型案例。在赵春连申请执行张宇昊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中,张宇昊未执行法院作出的赔偿判决以及调解,原告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及时发出执行通知并多次传唤,张宇昊拒不露面、隐匿行踪,且有转移财产、规避执行的行为。法院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此后,张宇昊及其亲属将全部执行款交到法院,案件顺利执结。公安机关将张宇昊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最终判处张宇昊有期徒刑6个月,缓期一年执行。